您好,欢迎访问湖北章辉泓宇钢结构围挡厂家!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全国服务热线:

13018006083

围挡资讯

河北别墅项目陷施工纠纷,当地警方被指控不公

所属栏目:围挡资讯作者:ZHHYzh 发布时间:2020-11-27 13:06:21浏览:

导读:2016年,河北省涞水县一都龙湾别墅区开发项目被开发商委托给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一家建筑公司,该公司全权负责项目融资。但在建筑公司支付了6年,拖欠工

  2016年,河北省涞水县“一都龙湾”别墅区开发项目被开发商委托给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一家建筑公司,该公司全权负责项目融资。但在建筑公司支付了6年,拖欠工程款1亿元后,开发商突然用“杀手”在2020年5月将有争议的工程交给第三方施工,并在短短6个月内组织人员数次“抢夺”工程现场。当地警方接到举报后,怀疑是在警方期间“拉架”,被上述建筑公司投诉...

  房地产项目“合作”引发纠纷。

  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靠近北京市房山区,两地之间只有一条拒马河,吸引了众多开发商投资“京郊”房地产项目。2013年,涞水县宜都镇龙安村“宜都龙湾”项目宣布开工建设。开发商涞水聚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恒公司”)因实力不足,通过劳务公司的引进,找到了施工方北京浩海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浩海”)的合作。聚恒公司法定代表人陈称,北京浩海只需提前5000万元就可以盘活整个建设项目。

  为此,双方签订了《宜都龙湾工程建设合同》和《宜都龙湾(二期)工程建设合同》,于当年8月正式开工。北京浩海作为该项目的总承包商,一直在为该项目的建设买单。据了解,2016年,在一期工程竣工交付给开发商后,北京浩海部分建设了二期工程。

  此后,在双方履行合同期间,聚恒公司拖欠工程款,为了促进工程的正常施工和施工方债权的实现,聚恒公司委托北京浩海全权负责益都龙湾后期的全部工程。同时,双方还签订了《建设工程代管合同》、《建设工程代管合同补充协议》、《涞水聚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多种形式管理协议》、《聚恒益都龙湾项目资金管理协议暂行规定》等一系列合同和协议。

  2018年1月,北京浩海因聚恒公司欠北京浩海项目数亿元提起民事诉讼,聚恒公司和陈在北京浩海托管项目期间私自出售房屋,并将房款转入其个人账户,北京浩海多次劝阻。

  2019年8月30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裁定聚恒公司偿还原告北京浩海本息1.13亿元。侯聚恒公司不服,于2019年9月26日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0年8月14日,最高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尚未判决。

  同时,双方关系一直“紧张、紧张”。聚恒公司于2019年4月11日在涞水县法院起诉北京浩海,要求终止与北京浩海签订的施工合同、工程代管合同、章管协议等全部合同。

  随后,北京浩海对聚恒公司提起反诉,于2019年9月被涞水县法院驳回。

  聚恒公司的主要诉求是终止双方之前签订的合同,要求浩海公司在合同终止后清理施工现场并撤离施工现场。目前,解除合同纠纷一案,在此前的“管辖权异议”程序性案件之后,已划入涞水县法院审理,但尚未进入实体审理。

  但在上述合同纠纷案未审结期间,聚恒公司于2019年11月被迫寻找施工方南通华泰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华泰),双方签订了接管北京浩海主持的项目施工的合同。至此,聚恒公司与北京浩海的矛盾升级。

  记者了解到,2020年5月9日,北京浩海向涞水县人民法院提起侵权责任(赔偿)诉讼,起诉聚恒公司、南通华泰公司侵权,案件仍在审理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聚恒公司起诉北京浩海解除合同期间,涞水县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加盖了北京浩海主持的上述项目公司的公章。但在封存公章期间,聚恒公司使用公司公章申请施工许可证。涞水县行政审批局向聚恒公司发放《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

  为此,北京浩海认为涞水县行政审批局违反法定程序,忽视了对聚恒公司违反法律法规提供虚假申请材料的审查。得知北京浩海公司是该项目的总承包商,且1#和2#楼属于其代管合同范围,向聚恒公司发放了施工许可证。

  因此,2020年5月11日,北京浩海向涿州市人民法院对涞水县行政审批局和聚恒公司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撤销施工许可。一审法院认为,1#楼和2#楼不属于北京浩海的合同范围,因此被告涞水县行政审批局向第三人聚恒公司发放了施工许可证,没有任何行政法上的利害关系。本院还认为,涞水县人民法院查封了第三人聚恒公司国资(2012)56号土地使用权,但原告与第三人存在债权债务关系,故驳回北京浩海的诉讼请求。北京浩海不服,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据悉,该案将于2020年11月19日开庭审理。

  对此,涞水县行政审批局三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聚恒公司向我们申请施工许可证,隐瞒了很多事实。由于我们正在进行正式审查,我们无法核实申请材料中的公司公章是否涉嫌欺诈。对于这一批准,该局目前正在研究解决方案,并考虑是否予以纠正。”

  建筑工地争夺警察,被指控“不公平”

  记者了解到,自2020年以来,聚恒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陈在上述合同纠纷案件尚未审结的背景下,多次与南通华泰联合组织抢劫原本属于北京浩海公司的施工现场。

  2020年5月1-2日,聚恒公司和南通华泰公司以接管工地的名义组织数十人冲进工地,拆除了工地大门和数百米的工地围墙。与此同时,正在施工或在警卫现场的工人被暴力赶走。据北京浩海报道:“他们还在施工现场停水停电,导致施工现场缺水缺电。”

  证据显示,2020年6月25日至6月26日,聚恒公司发现有人驾驶钩机非法闯入施工现场,制造事端,组织人员在施工现场闹事,其中主要闹事者持枪打伤并住院治疗北京浩海公司保安。9月29日,聚恒公司驾驶叉车再次将工地围墙推倒。10月14日,聚恒公司人员从被推倒的围栏闯入浩海公司施工现场,用手持电器驱赶浩海公司工人,强行施工。10月24日下午,二三十名社工将聚恒公司的铭牌挂在胸前,再次闯入工地。10月25日上午,约50人强行占领北京浩海公司工地。

  北京浩海公司一位工地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每次暴力抢工地,第一时间报警。工地第一次哄抢后,我们也向涞水县政府主管部门举报,但问题没有解决。自此,工地哄抢事件接连发生。”

  该负责人表示,在北京浩海公司第五次被聚恒公司和华泰公司侵占施工现场时,接警的涞水警方以维护稳定为名,单方面阻止北京浩海公司人员进入现场。同时,聚恒公司的工作人员被允许在施工现场鲁莽行事,无视北京浩海公司的抗议。同一天,聚恒公司还用钢筋封锁了施工现场的主要入口,警方把守入口,防止北京浩海公司人员进入施工现场。

  对此,北京渤海公司负责人表示:“丽水当地警方在警方办案过程中有偏颇之嫌,难以逃脱地方保护主义的问题。”

  但针对上述情况,当时的涞水县公安局派出所所长王云刚在接受涞水县委宣传部采访时回应说:“聚恒公司是在取得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进入施工现场的,属于合规经营,警方只能维持现场秩序。其中一个工地被抢时,因为双方打架,警方也依法拘留了相关人员,没有出现‘拉脱’行为。”

  关于聚恒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因涉嫌职业被逮捕后取保候审的问题,涞水县公安局政治部主任李表示,这应该由公安局经侦大队来问,他只回应治安案件。

  对此,北京浩海负责人认为,聚恒公司取得的施工许可证涉嫌违法,北京浩海提起的行政诉讼尚未审结,双方应保持施工现场原样,不应违法开工。

分享到:

免责声明: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
标题:河北别墅项目陷施工纠纷,当地警方被指控不公
地址:http://www.weidang666.com/wdzx/679.html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QQ:543554803

手机:13018006083

电话:13018006083

邮箱:543554803@qq.com

地址:武汉市烽火钢材市场新A区6号门岗

相关资讯